凤天寒脚步停了下来,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

这情况跟自己的王后所说不同呀。

不是说对方长的英俊潇洒吗,怎么会是一个傻子?

那一坛酒一坛酒下肚,他看着着都难受,更何况对方还是一直没停过。

从他来到这里就一直这样了,现在都多长时间了?

“明明,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很多,咱们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你看这样如何,你可以提一下你的要求,我在苍夜招婿。

到时候,整个苍夜的好男儿任你挑选,如何?”

凤天寒觉得吧,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主意非常的不错。

如果凤明明同意,那就是昭告天下。

到了那时候,天下英才汇聚一堂,总能找到一个一个满意的。

凤明明嘴角一抽,看都不看父亲一眼,仍旧远远地跟着。

这是把自己的婚姻当成什么了?还可以随意挑选?

“你要是忙的话,可以先回去,我在帝都顶多住上几天,说不定就要离开了。”

凤天寒心中一紧,连忙朝前走了几步:“去哪?”

凤明明手一指:“他去哪我就去哪呗!”

凤天寒:“可他是个傻子!”

凤明明呵呵笑了一下:“他要是傻子,这天底下就没正常人!”

凤天寒无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喜欢那个古术的儿子吗。

如果你还回去找那个小子,也不是不行。

可是你这口味,改的也太独特了吧。

就处这人不是傻子,那也是一个疯子,或者是个酒鬼!”

凤天寒苦口婆心。

堂堂一代帝王,女儿竟然看上了这种人,而且口口声声地说对方是她男人。

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如果这事要是换成了其它王子或者公主,早就一巴掌下去,或者关入大牢了。

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苦口婆心地劝着?

“行,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我说不过你,我去找你母后,总行了吧!”

有点不甘心,连自己这次来这里的目的都给忘了。

所以说,他现在来到这里,就来了一个寂寞,啥事都没说成,还留下了一肚子气。

看着凤天寒离去,凤明明突然笑了起来,目光转向了前方的古云。

那一车的酒已经去了一半。

两名推着车的伙计早就累得满头大汗了。

就在这时,她突然拐进了一家酒楼。

“明……”

店掌柜话还没说呢,凤明明已经伸手打断了他。

“让你的人回来吧,把马车放在那里就行。”

“可是……”

那店掌柜犹犹豫豫,有点拿不定主意。

这是他们老板安排的,如果让人回来的话,那就是他的失职。

他就不懂了,两个拉车的车夫罢了,凤明明为何……

“你们老板那里,直接明说就行,不用管了。

不过酒快没了的时候,你要记得往上加!”

说完,扭头就走。

那店掌柜无奈,立刻跟了出去。

只见那拉车的两名车夫,已经步伐开始缓慢了。

猛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大意了,早该换人了!

刚刚跑过去把人叫了回来,他就开始头疼了。

这一车的酒咋办?谁来拉?

难道把车就放在大街上不成?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古云突然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那累瘫的两人,再看看那名店掌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