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之前凌仇他们并不是直接攻击三百丈内的修士而是直接施展最强攻击,虽然这样会击杀更多修士,不过这也让众多修士看到了他们的极限实力是什么,如此那些人就有了心理准备乃至有应对的策略,而这也只会有一个结果——凌仇、楚莹他们只能撤走了。

虽然凌仇他们可以轻松撤走,哪怕被众多修士包围也是如此,只不过如之前他们所说一般这样就堕了凌天的名声,这可不是他们想看到的,而如今的结果才是,最起码他们认为凌天一定会以他们的表现而自豪。

当然,此时楚莹、凌仇他们对于自己的表现也极其满意,而在看到无数修士被他们威慑走之后他们最后看了一眼苍穹,而后他们也离开了这里继而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恢复、休息——之前的攻击已经让他们有了较大的消耗,此时他们迫切需要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恢复。

暂不说凌仇他们较为轻松就威慑走了数以千万计的修士,且说凌天、小噬被宇宙之主送出了宇宙继而来到了域外。

没错,凌天他们被到了域外,此时感受着周围与宇宙内截然不同的气息以及轻松感应到那两个分身之后他们很笃定自己已经来到了域外,想到做到了无数修士乃至他们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凌天他们心中不可抑制地激动起来。

不过凌天、小噬也很快强自抑制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而后他们开始观察四周,倒不是想确定周围是否安全,另外他们也想看看是否能感应到吃赤血他们的踪迹——如之前他们计划一般,如果能发现赤血他们的话那么他们会在问清楚他们的任务是什么之后在确定是相同任务之后将之击杀以以防万一。

只不过纵使是以凌天的灵觉以及悟道圣树他们的敏锐灵觉也没有感应到赤血他们的气息,很显然他们此时距离已经极其遥远了,而这也让凌天他们更加坚信宇宙之主为了防止他们自相残杀而故意将他们分开的判断了。

既然没有什么机会将赤血他们击杀,那么凌天也很快将这些抛诸脑后,而在他心中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凌天知道接下来宇宙之主定然会找上他继而给他安排任务,当然也有可能告诉他如何寻找鸿蒙之气,这对他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果然,很快一股肃穆而有没有一丝感情的气息笼罩住了凌天、小噬,而凌天他们瞬间就判断出这股气息的主人是——宇宙之主,而后他们郑重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宇宙之主要告诉他们要做的事情了。

“你们的任务是寻找鸿蒙之气,尽可能多多的寻找鸿蒙之气。”宇宙之主的声音响起在凌天他们脑海中。

“嗯,居然是寻找鸿蒙之气?!”小噬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而后他满是振奋地看向凌天:“啧啧,这岂不是说宇宙之主接下来会告诉我们如何寻找鸿蒙之气,这会大大增加我们寻找到鸿蒙之气的机会。”

“也有可能宇宙之主并不知道如何寻找鸿蒙之气,他只是知道用鸿蒙之气可以让自己回复。”破穹的声音响起在凌天他们脑海中,而后他语气一转:“当然,就算只是这样那么你们也省去很多麻烦,毕竟如果宇宙之主交给你们的任务并不是寻找鸿蒙之气的话你们就多了一件事情要做,如今看来只要找到鸿蒙之气这一件事情就行了,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最起码要比宇宙之主让你们做其他事情要容易很多。”

想想也是,对凌天他们来说寻找鸿蒙之气是必然的事情,毕竟也只有寻找到鸿蒙之气才有机会让他们的小世界彻底宇宙化继而突破到圣人级别,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域外这个危险的空间内生存下去继而有机会帮宇宙之主完成他要做的事情。

“宇宙之主只是告诉你们寻找鸿蒙之气而没有告诉你们如何寻找么?”幽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而他的话也让凌天、小噬他们意识到了这点,而这也让他们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这很有可能说明宇宙之主也不知道如何寻找鸿蒙之气,这无疑会大大增加凌天他们寻找到鸿蒙之气的难度。

“宇宙之主,如何寻找鸿蒙之气呢?”凌天直接询问道,而他也相信此时宇宙之主定然能知晓他在说什么,而且他也相信如果宇宙之主知道如何寻找鸿蒙之气的话定然会如实告诉他。

“尽可能寻找到所有种类的圣级天地奇葩。”那道肃穆而又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