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

刘雪枫季甜甜时空竞技甜文爽文_时空竞技甜文爽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而在刘雪枫的比赛看台上,永远有着一个专注的身影,神秘看客:她永远是我心中的女神。百米跑道上的那抹红色,是奇迹的颜色。排雷:、男主出现较晚,女主专心事业线、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内容标签:竞技重生女强励志人生搜索关键字:主角:刘雪枫┃配角:┃其它:一句话简介:重生成为短跑女飞人立意:发扬坚...

江静姝李芊蕙太后娘娘亲自赏的彩头_太后娘娘亲自赏的彩头完结版免费阅读

要是有朝一日还能看见宫外的天,那就更好了。”我正色道:“别急,三日后的赏花宴,看李芊蕙又想耍什么花招。”..幺蛾子只会迟到,从不缺席阳春三月,御花园正是姹紫嫣红好时节。不过花再如何争奇斗艳,也不如闺秀们衣香鬓影环佩叮当来得更赏心悦目...

许嘉宁顾景行对孕妇有害的药精彩小说_《对孕妇有害的药》全文免费阅读

我让叶修泽掐着点走到东宫门口,果然遇到了祥云阁的人,和刚刚回东宫的顾景行。这现成的太医就在这呢,还有必要舍近求远吗?难道你有什么不想被人知道的?就这样,许嘉宁小心瞒着的身孕,就这么被叶修泽捅出来了。据后来叶修泽跟我说,他去的时候其实许嘉宁已经迷迷糊糊醒了。他跟顾景行一说,许良媛有了一个月身孕之后,许...

余馨心余胤骞后备箱里的LED光精彩小说_《后备箱里的LED光》全文免费阅读

”听见我的问话,他收起手机,拉着我离开了展厅。一直走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他才停下来,停车场里面的灯光很昏暗,不时还能听见猫的叫声,我有些紧张,手心也不停冒着汗,不知道小主唱要做什么,我观察着他的动作,随时准备脱鞋逃跑。在我紧张不安的情绪里面,却看见他打开了车的后备箱,随着后备箱盖缓缓上升,里面的样子也...

李常尚微窈这些新来的妃子_这些新来的妃子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她母家尊贵,又身受皇宠,权力甚至凌驾于皇后之上。选秀刚过,淑妃就变着花样的寻借口惩罚这些新来的妃子,想想,尚微窈缩缩脖子,打了个寒战。于是她识趣的拉着春绣回了殿里。尚微窈是这宫里最没存在感的答应,选秀时皇后看都没看她就留了牌子,估计是为了凑数...

沈清陆遥《一帮不三不四的朋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一帮不三不四的朋友》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偏他脾气还坏,动不动就黑着脸要揍人的样子。他眉毛浓,眼形狭长,鼻梁高挺,大家都说这眉毛长得就是会打老婆的,个子还那么高大,谁要是嫁了他准没命。所以他今年二十六岁了,都还没娶到老婆,说不定要打一辈子光棍。见是他说话,所有人都哄笑起来...

自己的发小兼死党张天萧岚全文免费阅读_《自己的发小兼死党》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真是应了那句话,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从怀蛋到分娩,额,准确的说是算是分娩,一共也才一天不到,所以张天自己也极度的懵逼,这个蛋是怎么来的呢?可一旁的萧岚可不管张天的胡思乱想,他坐在床头,一本正经的问道:“那个,这个蛋真的是你..嗯?”“嗯..”张天小声地应了一声,脸颊顿时一片火红。“哎..那...

人家姑娘便宜张天萧岚_人家姑娘便宜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于宛秋见自己的父亲状态并不好,于是和张天简单打了招呼便和昨天一样扶着于镇海回了家。目送着两人的离去,张天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感慨了一小会之后他才猛然意识到,萧岚还在路边哭着呢。此刻的萧岚已经停止了哭泣,听到脚步声之后便弱弱地抬起了头。可让张天没想到的是,萧岚的一半脸已经肿得像个猪头,甚至嘴角还不受控...

硫酸瓶子满世界简明希岑今精彩小说_《硫酸瓶子满世界》全章节免费阅读

岑今嘴角挂着讽刺的笑意:“你都愿意为了利益去牺牲自个儿的婚姻了,又怎么会去喜欢一个人呢,我以前总觉得你不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今今,你别说了,别再说了……你知道吗,这些年,你冷落过我,你让我患得患失,你让我在爱一个人的道路上步履维艰,但我心里一直觉得你的善良美好是无人能及的,你...

《旁边摆着的册子》苏轻蔓沈明柔_旁边摆着的册子完整版阅读

“二小姐,这怎么好?”嬷嬷一边推拒,眼珠子仍不住地在上面流连。我如何不知道对方的性子,笑着说了几句好话,劝了几句,对方便心满意足地喝了起来。我一边跟着说她闲话,又佯装不经意地翻了翻旁边摆着的册子,里面记着的都是进出府的名单。翻到我进沈明柔院子的那日,我眸光定定地落在一个名字上面...

对你没有半点非分之想拓跋昭孟沅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对你没有半点非分之想热门小说

四周的侍女、太监、侍卫乱成一团,纷纷高声喊着。我忍着剧痛走神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这一句“太子妃”叫得正是我。入府以来,我一直当太子的那位白月光—孟沅沅,才是真正的太子妃,渐渐的也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那孟沅沅是三朝重臣的长女,孟家早就求了皇上的赐婚,只等着嫁入太子府,可因为和亲事发突然,不得不与我同...

《镜子发呆的工夫》宋寅礼萌娃完结版在线阅读_镜子发呆的工夫完整版阅读

那个人好像走近我了。熟悉的欠揍音调在我耳后响起:“连我远房表弟都不放过相上亲了,下一步是不是直接准备蹲我儿子?”..男人凑到我耳边抛下这句话就站直了。感受到他的气息,我全身像是被上了发条一样钉住了。不知是不是洗手间温度有点低,我看见我撑在洗漱台上的几根手指在颤...